全国人大 陕西人大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 页 人大机构 工作动态 监督工作 机关工作 代表工作 选举任免 网上信访 县区人大 人大论坛   资料中心
        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学作品 >> 正文
岐周文化——中华文明发展的轴心
发布时间: 2016-06-02 新闻来源:

霍彦儒

 

岐周,即“岐邑”或周原。周原之名,始见于《诗·大雅》的《绵》篇,指的是今关中西部扶风、岐山两县间的一片肥沃土地。若从广义来说,周原“应包括凤翔、岐山、扶风、武功四县的大部分,兼有宝鸡(今陈仓区)、眉县、乾县三县的小部分”,即“北倚岐山,南临渭河,千河和漆水河分别由东西两侧流过,整个原面东西延袤七十余公里,南北宽达二十余公里”,方圆约有150多平方公里。所谓岐周文化,简言之,就是周人在周原居住、活动期间所创造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总合。据《人民日报》2006221日报道:“在岐山县岐水边的一处断崖上,考古专家发现了大量陶器碎片,这些碎片和西安半坡出土的陶器同属于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遗迹。这一考古发现意味着,在周朝以前3000年,就已经有先民在此繁衍生息,周原的文明史至少要提前到6000年前。”这说明从远古时候起,这里就有人类活动。历史传说,中华民族人文始祖——炎帝,就从今宝鸡市区的清姜河(古称姜水)迁徙、生息于这块地方。自周人迁居于此地后,周人历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。周原亦成为周人兴旺发达的历史见证。

一、周原是周人历史上的转折时期

周人起源于陕、甘渭河流域。《史记·周本记》载:周人的始祖名弃,帝喾之胄,因“好耕农”,而被尧“举弃为农师”,“封弃于邰,号曰后稷,别姓姬氏”。这时的周人还未有“周”的国号,仍处在氏族社会时期。到了不窋时,因“夏后氏政衰,去稷不务,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。”“戎狄之间”在今甘肃庆阳一带,具体指今庆城县,这里传说城南有“不窋城”,城东东山山头有“不窋墓”、“不窋庙”,城北有周天子前来祭祖的“周禘行宫”。从《史记》的记载可以看出,当时不窋一是势力弱小,二是还处于游猎和粗耕农业阶段,生产力低下。到了公刘,公刘率族人由“戎狄之间”迁徙豳地(在今陕西彬县一带,又指在今甘肃宁县一带)。此时,公刘虽能“复修后稷之业,务耕种”,使周人初步定居并发展农业,建立了豳国,在周人历史上“是草创先奴隶主国家政权的第一位国君”,庆节后豳国存在和发展了四百余年,但是,这时的周人还要常常受到商的扼制,“薰育戎狄攻之”。以此不难看出,此时周人的力量还是比较弱小的,对“戎狄”也无能为力。因而,古公亶父只好率“私属”和“豳人”,“去豳,度漆、沮,逾梁山,止于岐下。”《集解》徐广曰:“山在扶风美阳西北,其南有周原。”从此,周人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,发生了划时

代的变化。

1、始改国号曰周。皇甫谧《帝王世纪》云:“邑于周地,故始改国曰周。”在《史记·周本记》篇首“周后稷,名弃”下《正义》云:“因太王所居周原,因号曰周”。王先谦《集疏》:“《诗》曰,命此文王于周、于京,此改号为周,易邑为京也”。不管是古公而为周,还是文王而为周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“周”之名是由周人迁周原而始命名的。自此“周”之名延用了600多年,并成为我国历史上继夏商之后又一辉煌的朝代。

2、营建岐邑。《史记·周本纪》云:古公“营筑城郭室屋,而邑别居之”。在《诗经·大雅·绵》里对古公率领周人营建岐邑的活动有着详细而生动地描绘:“……曰止曰时/筑室于兹……乃召司空/乃召司徒/俾立室家/其绳则直/缩版以载/作庙翼翼……乃立皋门/皋门有伉/乃立应门/应门将将/乃立冢土/戎丑攸行……”。古公在周原建立了都城,并称作“京”,是为我国京城最早的由来。近年来的考古探测和发掘已基本确立了周城遗址,在岐山县京当乡,呈长方形,南北约1200米,东西约500米,面积约为60万平方米。

3、设立国家机构,推行“德政”。古公迁到周原后,除了一方面营筑岐邑外,另一方面借鉴殷制,“作五官有司”,即置司徒、司马、司空、司士、司寇,到西伯昌时,又有了大保、师氏、史等官名,以管理国家政事。在管理中,古公、季历、文王皆能积极推行“德政”。《史记·周本纪》曰:“公季修古公遗道,笃於行义,诸侯顺之”,“西伯曰文主,遵后稷、公刘之业,则古公、公季之法,笃仁、敬老、慈少。礼下贤者,日中不暇食以待士,士以此多归之。”国家政治清明,百姓安居康乐。

4、西伯昌始称王。周为商的西方附属国,文王始称“西伯”。随着周国势力的增强,西伯从羑里释放回到西岐后,开始称王。《史记·周本纪·正义》曰:“二国相让后,诸侯归西伯者四十余国,咸尊西伯为王。盖此年受命之年称王也。《帝王世纪》云:‘文王即位,四十二年,岁在鹑火,文王更为受命之元年,始称王矣。’”西伯正式称王,标志着周人欲行独立,要与商平起平坐了。

5、姬、姜互通婚姻,使二族建立起政治联盟。周原与邰(今武功境内)为邻,邰自古为姜的封地。古公迁周原后,又恢复了姬、姜二族的婚姻关系。《诗经·大雅·绵》:“爰及姜女”,是说古公以太姜为妻。太姜,有邰氏女。此后,周王多以姜姓女子为妻,以血缘、地缘关系结成牢固的政治联盟。这对以后的周人翦商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起了重大作用。

总之,周人经过太王、王季、文王三代的开拓奋斗,已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。国势强盛,诸侯咸归,“三分天下有其二”,引起了商统治者的不满和惊慌。当周征伐了犬戎、密须、耆国等诸国后,“殷之祖伊闻之,惧,以告帝纣。纣曰:“不有天命乎?是何能为!”

二、周原为周人翦商奠定了良好的经济和军事基础

《诗经·鲁颂·閟宫》:“后稷之孙/实维大王/居岐之阳/实始翦商。”周人从太王起,就立下翦商之国政,开始了翦商的准备工作。经过太王、王季、文王三代五六十年的经营,周原已成为商的“西陲”地区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文化的中心,为周人实施翦商,提供了必需的财力、人力和军事准备。

1、农业和手工业得到了较快发展。周族是一个农业民族,从后稷起就善于农耕;姜戎族也是以农耕为主的民族。二者在周原结盟后,取长补短,农耕技术有了很快的提高。再加上周原肥沃的土地,适宜的气候,良好的生态,丰富的水利资源,以及“井田”制的推行,使周人的农牧业得到了较快发展。《诗经·大雅·皇矣》第二章:“作之屏之/其菑其翳/修之平之/其灌其栵/启之辟之/其柽其椐/攘之剔之/其檿其柘/帝迁明德/串夷载路/天立厥配/受命既固”。这是说太王“修后稷公刘之业”,率领周人开山垦地,尽力农牧,发展生产,更加巩固了翦商的物质基础。周人之所以能如此大规模地进行开垦,是因为“周到太王的时候,经累世的锐意经营,大约当时金属工具已普遍使用”,如《诗经·周颂·天作》曾歌颂:“天作高山/大王荒之/彼作矣/文王康之”。

当时周原农业的发展,不仅仅反映在大规模的开垦荒地,以增加种植面积,还从发现或出土的生产工具,王室、贵族使用的大量酒器,以及王季、文王的多次向外用兵也说明了当时粮食之充足:“丰年多黍多稌/亦有高廪/万亿及秭/为酒为醴”。另外,据《诗经·大雅·生民》记载,当时已有“荏菽”(大豆)、“麻麦”、“稷”(谷子)、“糜”、“禾巨”(黑黍)以及瓜果、芥菜等多种农作物。农业的发展,又促进了手工业的发展。从周原等先周遗址发现的陶窑、陶器看,制陶业已有较大发展,器型有鬲、罐、尊、盆、簋、豆、盘、瓮、杯、钵、双耳杯等。次之有制骨和丝织业。玉、铜制造业等,也有一定的发展。青铜器主要有鼎、爵、觚、斝、鬲、卣、尊、甗、罍、觥、戈、斧、凿、锛、杯、车马器等,其中多铸有铭文。2003年,在周原发现了一座铸铜作坊遗址,出土了数以千计的西周陶范,在年代上跨越了整个西周时期。说明了西周时期的手工业,尤其是青铜器制造业是相当发达的。

随着农业、手工业的发展,物质丰富起来。为了满足王室、贵族之需要,周原的商业亦兴旺起来,有了“前朝后市”的建筑格局。宝鸡斗鸡台两墓坑出土的随葬19枚“贝”,就说明了岐邑与外地已有广泛的商业往来。正因为有此经济基础,才使周成为西方众诸侯之长国。

2、扩军备战,征伐诸侯,开疆拓土,稳定后方。周人在周原的军事情况,史无记载,但是,我们从王季、文王的多次用兵征伐诸侯中可窥见一斑。古公卒,季历继位,他在父业的基础上继续发展生产,扩充军队。他先后率军灭掉了程、戈,并在程地营修都城。接着又兴师征伐义渠(今陕西宜川)、西落鬼戎、余吾之戎、始呼之戎、翳徒之戎等,均取得了胜利,其势力已达今山西境内。因季历势力强大,迫使商王文丁不得不命“季历为牧师(畜牧之官),犹如文王为纣之‘西伯’,即西方诸侯之长。”又担心季历势力威胁商政权,随后又“杀季历”。

王季卒,文王继位,又继续扩军备战,开创从北、西、南三面围商的大业。《史记·周本纪》记载:“明年,伐犬戎。明年,伐密须。明年,败耆国”,“明年,伐邘,明年,伐崇侯虎”。《尚书大传》亦谓文王受命之年,断虞、芮之讼,二年伐邘,三年伐密须,四年伐畎夷,五年伐耆,六年伐崇。以上记载,虽稍有差异,但说明文王征伐四周诸国却是事实。尤其是征伐崇侯国,崇国为夏人古国,不仅城池高峻(“崇墉言言”、“崇墉仡仡”)而且有商的支持,周人经过两次攻打,才征服崇国。以此看出,周人此时的军事力量已相当强大了,敢于与商对抗。纣王囚文王而不杀也说明商纣已慑于周人的力量。经过征伐,周人把西北诸民族完全控制于自己手里。《诗》云:“文王受命,有此武功。”此之谓也。

随着四周诸国的被征服,此时周人已是“三分天下有其二”了。周人将其国都,由岐邑东迁丰邑,武王又迁镐邑。疆土的扩大,军力的增强,使周人“获得了大量的纳贡,因而迅速地发展了它的经济,从而便以西北诸民族之人力与物力为基础,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政治和军事的集团,并且展开了与商奴隶所有者的斗争”。

3、敬德施仁,礼贤下士,联结邻国,共举翦商。古公、文王皆为“仁义”之君。《史记·周本纪》谓古公复修先祖之业,积德行善,国人爱戴,扶老携弱,尽复归古公。在周原,就连“旁国闻古公仁,亦复归之”,“民皆歌乐之,颂其德”。季历为周国君后,对内仍遵先祖后稷、公刘、古公之法,“笃行仁义。”《诗》云:“自大伯王季/维此王季/因心则友/则友其兄/则笃其庆/载锡之光/受禄无丧/奄有四方//维此王季/帝度其心/貊其德音/其德克明/克明克类/克长克君/王此大邦/克顺克比/比于文王/其德靡悔/既受帝祉/施于孙子”。在这里诗人赞颂王季是个好人,心怀友爱,视民如兄,是非分明,善恶有别,行为端正,品德高尚,受到国人的拥戴,王季对外加强交往,以“盛德”使周原姜氏戎归服;对比较强大的程,则采取征伐的手段使之归顺。到文王继位后,他继续“遵后稷、公刘之业,则古公、公季之法”,“积善累德”,礼贤下士,使远在殷地的孤竹国伯夷、叔齐“盍往归之”,殷大夫太颠、闳夭、散宜生、鬻子、辛甲之徒亦“皆往归之”。刘向《别录》曰:“辛甲,故殷之臣,事纣。盖七十五谏而不听,去至周,召公与语,贤之,告文王,文王亲自迎之,以为公卿,封长子。”为翦商作出杰出贡献而被武王称“师尚父”的姜太公,就是因文王有贤而被感召“出山”辅佐周的。在文王仁德的感召下,周原民风淳朴,“耕者皆让畔,民俗皆让长”;诸侯“有狱不能决”,“皆如周决平”。有学者认为,周人“敬德保民”的思想初始于文王时期,这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在文王怀柔与征伐的双重政策下,有识之士皆归周人,诸侯四十余国与周结盟,组成了以周人为核心的翦商政治、军事集团。后来的武王伐纣灭商、建立周朝、统一天下也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。

三、终周之世,周原仍不失为西周王朝的政治、文化中心

周原历经太王、王季、文王三世的开拓经营,是当时可与商都朝歌(今河南安阳)东西并立的一大都邑。富饶的周原不仅成了周人兴旺发达的象征,而且也是西周文明昌盛的摇篮。文王迁丰后,政治中心虽然东移,但周原作为周族的发祥地,并未因此而萧条冷落。西周250余年,周王和王室贵族、大臣仍长年住在那里,许多重大政治活动,如祭祀、燕飨、册命、赏赐等“国之大事”仍不断地在这里举行。终周之世,周原仍不失为西周王朝的一个政治、文化中心,其地位与丰、镐二京同等重要。这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:

1、周原是周人迁岐后历代诸王祭天敬祖的地方。“国之大事,在祀在戎”。祀,就是祭天敬祖。所以,古人对宗庙是极为重视的。《墨子·明鬼篇(下)》:“昔者虞、夏、商、周三代之圣王,其始建国营都,必先择之正坛,置以为宗庙。”所以古公由豳迁岐后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建造宗庙。《诗经·大雅·绵》中描写周人建庙的情景:“其绳则直/缩版以载/作庙翼翼/捄之陾陾/度之薨薨/筑之登登/削屡冯冯/百堵皆兴”。好一派繁忙的景象。当时周王的祭祀活动在《诗经》的《大雅》篇里多有反映:“清酒既载/辛牡既备/以享以祀/以介景福”,“雝雝在宫/肃肃在庙”。这写的是文王时的祭祀活动。文王迁丰后,岐邑虽已不是西周的政治中心,但作为周族发祥地,祖庙所在地,仍享有很高的地位。所以《周颂》里有多篇记载周公、武王、成王、康王等在周庙的祭祀盛况。金文资料也表明,西周时期周王仍在这里扩建宫室宗庙,周王也常在此地册命、赏赐臣下。据统计,铸为此类铭文的铜器约有30余种,所见宫名有“王在周,格太庙”、“王在周,格太室”、“王在周,格新宫”、“王格周庙”、“王格周庙,室、榭活动”、“王在周康宫某宫,格太室”等等。周,即指岐邑。从这些铭文可以看出,直到西周中晚期,周王还在周原辟建血亲宗庙。据凤雏、召陈发现的大型宫室(宗庙)建筑遗址,从考古学方面说明了周原为终周之世的重要祭祀之地。

2、周原是周、召等显赫世族集团的采邑和聚居地。据史料记载,周初周原为周公姬旦的采邑(可能为一部分),这已被2004年在岐山凤凰山(周公庙)遗址发现的刻有“周公”字样的甲骨碎片证实;召公的采邑封在离周原不远的今日之召公乡。又从周原及眉县杨家村出土的大量的青铜器铭文可知,文王迁丰后,这里又是显赫世族——或王室宗族、或异姓贵族频繁活动的地方。其代表人物有孟、康季、伯<E:人大杂志z7.tif>、丰姬、裘卫、<E:人大杂志z10.tif>、散车父、几父、氵刃 其、克、函皇父、伯公父、伯尚、单氏等。他们或为作册,或为膳夫,或为师为伯,或为卿士。他们充任各种官职,掌握政权或军权,世官世禄,盘根错节,结成强大的政治集团,是西周奴隶主政权的重要支柱。其中微<E:人大杂志z10.tif>家族,世系可排比七代,其年代恰为武王至厉王之世,约200余载,几乎与西周王朝相始终。

3、周原是“青铜器之乡”。西周青铜器是中国青铜器文化艺术宝库中的一支奇葩。周原是西周青铜器最重要的产地,故有“青铜器之乡”之美誉。自西汉宣帝神爵四年(公元前58年)有青铜器出土以来,至今两千余年,还在不断出土。据不完全统计,出土有上千余件。其中著名的有大克鼎、毛公鼎、大丰簋(也叫天亡簋)、微史器、散车父器、伯<E:人大杂志z7.tif>器、卫器等,其造型之精美、史料价值之高堪称国之最。如2003年初在眉县出土的27件青铜器,件件有铭文。其中一件逨盘所记西周12王,与《史记·周本纪》所记载的完全一样。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已多有学者论述,此不赘言。总之,“周原青铜器代表着西周文明的最高水平。同时,也是中国古代文明突出的标志之一”。

综上所述,周原作为周族的发祥地,历代周王的频繁活动之地,作为一个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延续了300余年的都邑,在周人的历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周原古属雍地,今宝鸡的一部分,所以说宝鸡不仅孕育了西周文明,而且是中华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。

 

(作者系宝鸡炎帝与周秦文化研究会会长、研究员)

 

上一篇: 踏访薛家寨有感 下一篇: 在人生的拐角处邂逅

市人大常委会机关组织收看庆...
管好“钱袋子” 筑牢“拦河...
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开展“讲政...
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都让对...
全省人大系统深入学习贯彻习...
宝鸡市人大常委会被评为全省...
宝鸡市人大再次荣获全省人大...
市人大常委会机关组织干部职...
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开展“讲政治、敢担当、改作风”专题教育活动部署动员大会
全市深入学习宣传和贯彻实施宪法座谈会召开
调研摸实情 服务到一线——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曹海芹赴扶风县调研苹果产业发展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